> 灵异推理 > 远夫不如近邻 > 第80章 碧玉簪子的由来

第80章 碧玉簪子的由来

?热门推荐:
????顾少庭见秦汐一个人站在街口,似乎有些失落的样子,心里莫名一痛,忙拉着她上车,“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上车,你要去哪,我送你。”

????秦汐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哪里,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去外婆那里也不合适,愣是回答不出来。

????“先上车再说吧。”顾少庭见她低着头不说话,自己做主将她拉上了车。

????秦汐愣愣地上了顾少庭的车,直到车里的空调冷风直直地吹到她的身上,她这才似有所感一般的回过了神。

????自从顾吉山去世以后,两人也有一年的时间没有再见过面了,再次见面,两人身上都有了一些改变。

????顾少庭看起来成熟稳重了许多。身上再没了当初那份放荡不羁风流公子的模样,想来顾爷爷的去世,顾家的没落,对他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而秦汐秦汐比起以前的青涩也多了几分成熟女人的风味,这是只有在已婚女子身上才能看到的魅力,人还是那个人,再见面时,却已是沧海桑田,物是人非。

????顾少庭看着秦汐清丽的面容,不由有些后悔

????假若当初他好好对待秦汐,夫妻两人好好过日子的话,恐怕也生不出这许多的风波吧

????“你最近好吗”顾少庭发动了车子,喉咙干涩地问出了一句。

????秦汐点点头,“还行吧。你呢我听说,你要和唐家联姻,婚期都已经定下来了。”

????“不过是生不由己罢了。”顾少庭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秦汐,有时候我在想,我是不是真的很混蛋,在我有自由自主选择的时候,我做出了错误的选择。所以,现在的我,已经失去任性的权利了。唐心她”

????“你不必和我说这么多,每个人都是自由的,都能为自己做出最好的选择,你觉得和唐家小姐在一起委屈了你,不过是你舍不下顾家的家业罢了。如若你肯放下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重头再来,没有人能够逼迫得了你。”秦汐直接打断了顾少庭的话。

????其实顾少庭这个人,虽然性子荒唐,但还算不上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人。但他最让人不喜欢的一点,就是心存侥幸心理,而且没有什么节操。

????当初他和叶婉柔这个名义上的姑姑搞在一起,就已经是错了一次,现在,他又和唐心这个比他大了十几岁的女人在一起,只是为了保住自己的荣华富贵,更是错上加错。

????顾少庭自嘲地一笑,“我知道你看不起我,我也知道外界的人是怎么说我的,你说得对,我是自作孽。可秦汐,顾家是爷爷的心血,我不能让它倒下,最主要的是,不能倒在那个人手上。”

????“那个人哪个人”秦汐皱着眉问道。

????虽然她不喜欢顾家的人,但顾爷爷对她是真的没话说,她也答应过有机会会拉顾家一把,自然下意识地就想了解这其中的事。

????顾少庭却像是说漏了嘴一般慌乱地转移了话题,“没什么,对了,你呢,我看你刚刚似乎有什么心事的样子,是裴锦川对你不好吗”

????“裴锦川很好。”秦汐不愿将他们夫妻两人的事拿出去多说,“前面路口放我下车吧,我自己能回去。”

????“你一个女孩子大晚上的不安全,还是我送你吧。”顾少庭说着,又自嘲一笑,“放心,就算我会对全天下的人不利,也不会动你一根汗毛,这是我欠你的,我迟早会还你。”

????秦汐考虑了一下,没再反对。

????现在时间虽然不算是太晚,但是也不早了,她一个独身女性,又穿着行动不方便的晚礼服,孤身回家确实不安全。

????顾少庭将车子停在小区门口,主动下车为秦汐拉开了车门,秦汐礼貌地道了一声谢,刚一转身,就看了站在昏黄路灯下的裴锦川

????场面有半秒钟的尴尬。

????然后秦汐干脆转身,就像是没看到裴锦川一般,自顾自朝着小区里面走去。

????裴锦川快步追了上去。

????顾少庭站在原地,若有所思地看着两人先后离去的背影,然后也开车离开了。

????“汐汐”,裴锦川从后面抓住秦汐的手腕,迫使她停下脚步,“前面路灯坏了没来得及换新的,很黑,我牵着你走。”

????秦汐转过头来冷冷地看着她,嘲讽般的扯了扯嘴角,“温柔而又面面俱到的裴总,我不需要你在我面前装绅士,这是我的家,这条路我闭着眼睛都能走回去,不用你操心。”

????“汐汐,别和我赌气。”裴锦川的语气里带上了些许的无奈,“你说过,会相信我的。”

????“对,我相信你,我无条件地信任你,但那并不代表我就没有心,我就没有感觉,裴锦川,你觉得你对得起我吗”秦汐有些崩溃地低吼,这些日子,她真的是受够了,忍得够多了。

????凭什么她就要忍受自己的丈夫和前任保持着联系,还要做出一副大度的样子

????凭什么当面临着生死抉择的时候,她就要忍受丈夫随时会选择别人的危险

????凭什么作为名正言顺的妻子,她的地位要永远次于另外一个女人

????凭什么她要一次又一次地忍受一个从来就没有对她说过一个爱字的男人

????这样的感情,这样的婚姻,真的是她所想要的吗木围扑扛。

????是,裴锦川是说过,她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人,很重要,而不是最重要,很重要是随时随地都可以被取代的。

????他也说过,他会去努力,会去尝试爱她,努力、尝试哈,多么残忍的说法,如果他的心目中还有另外一个人,那么她还有留下来的必要吗

????秦汐挣脱裴锦川钳制着她的力道,快步地走回家,然后直接就进了客房。

????她不想再和身上粘着别的女人的香水味的男人同床而卧了,这是她留给自己的,最后的尊严。

????裴锦川表情阴暗地看着秦汐躲进客房并且将门反锁,狠狠地一拳砸到墙上。

????裴太太似乎又误会了什么,可他却不想再解释什么了

????这段时间以来的反复误会、解释、看似冰释前嫌、继续误解,这样的循环模式,让他也累了。

????裴锦川站在原地看着紧紧关闭着的门,助手tony的电话打了过来,他抬眼看了看那扇门扉,然后走到书房去接电话。

????“裴总,叶婉柔那边已经开始行动了”

????裴锦川表情森然,微微一扯嘴角,“好,你给我盯好了。”

????“是。对了”,tony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般,“麦小姐那边,查到一件事,我觉得挺重要的。夫人在五岁的时候,曾经被送去催过眠”

????“有这等事”裴锦川微微皱眉,想了想又道,“你告诉麦微一声,秦汐这边的事,让她不要再插手,我自己有分寸。”

????“可是”

????“就这样吧。”裴锦川疲惫地捏了捏眉心,关于裴太太那边,他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处理,但直接却告诉他,不能让麦微插手,否则

????秦汐和裴锦川结婚一年多以来,第一次陷入了长时间的冷战,秦汐是不能原谅裴锦川在陆亚玲生日宴上的那个行为,气头上的时候不愿听任何的解释,当她慢慢消气想要听解释的时候,裴锦川却不说了,于是,她就更加的生气了。

????这些日子以来两人分居两室,秦汐住在客房,裴锦川歇在书房,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两人,却再没有说过一句话。

????秦汐感到悲哀,她不知道这段婚姻还有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理智告诉她必须有个了断,但感情上却迟迟做不了决定

????和裴锦川的婚姻,与当时和顾少庭的不一样。

????因为她对顾少庭本来就没有感情,所以当自己的不满达到一个顶点时,她能理智地提出离婚,但是对裴锦川,她却说不出口

????舍不得,也放不下,又不甘心就此妥协。

????她就像是一个迷路的旅人,站在世界的尽头,却找不到回去的路。

????更让她感觉孤独的是,她现在连一个说心里话的人都没有了,最好的闺蜜孟静也消失了,给她发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邮件,说自己要去周游世界,然后干脆地就消失了,电话也打不通。

????纪北辰离开医院以后,两人也没再见过面,没有任何的交集。

????她有了一种自己被全世界抛弃的孤独感。

????“秦医生,秦医生”

????秦汐赶紧回过神来,她居然在给病人检查的时候出神了,这无疑是在自毁自己的专业性

????“不好意思,我走神了,我们继续检查。”

????那孕妇倒是很好相处的样子,笑着摆摆手,“没关系,人都有被俗事缠身的时候嘛,再说以你秦医生的名头,我是很相信你的专业性和职业操守的。”

????“谢谢。”秦汐真诚地道了声谢,然后轻轻滑动了一下放在对方腹部的机械,“孩子的手和脚都差不多发育好了,胎儿非常健康,你安心待产便是。”

????忙碌的一天又无声无息地过去了,明天是轮休,秦汐想了一下,坐上了去外婆家的车。

????明天不上班,今天可以在外婆那里住一晚上,和她说说话解解闷也好。

????外婆看到秦汐也很高兴,热情地拿出自己平时都舍不得吃的东西招呼秦汐吃,又从箱子里拿出两个平安符递给秦汐,“这是外婆上个星期去庙里给你们求的,保平安,你一个,锦川一个。对了,锦川怎么又没过来,是不是不耐烦伺候我这个老人家啊”

????秦汐忙摇摇头,“不是,外婆,锦川开着那么大的公司,他工作忙嘛,最近都在加班。”

????“这工作虽然重要,但也不是最重要的,你让他要注意劳逸结合,别太累了。”外婆并不怀疑秦汐的话,拉着她的手又是一番嘱咐。

????秦汐突然想起上次送给陆亚玲的那支簪子,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外婆,你还记得你给我的那支簪子吗那是怎么来的啊”

????“你说那支碧玉簪子啊”外婆想了想,道:“那是当年你顾爷爷给我的信物,凭着那个信物,有什么困难可以去找顾家帮忙,后来你顾爷爷去世以后,我就送给你,做个念想,怎么了吗”

????“没什么,那簪子竟然是我婆婆以前的物品,我只是有些好奇罢了。”

????外婆的表情变得稍微严肃了一些,“小汐,你”

????“嗯”秦汐不明所以,“外婆,怎么了”

????外婆叹口气,摇摇头,“没什么,我也是好奇,你婆婆的东西怎么会在你顾爷爷那里。”

????秦汐倒并没有多想,“我婆婆说当年裴家家里困难,她就把这簪子拿去卖了维持生计,或许碰巧被顾爷爷买了去吧。”

????“嗯,肯定是这样的。”外婆点点头,“裴家当年的事我也不清楚,但听你这么说,好歹顾家当时暗中拉过裴家一把,现在裴家发达了,顾家看起来却像是不行了,你虽然是裴家的媳妇,可也别忘了你顾爷爷对我们的恩情,关键时候要帮帮少庭。”

????“我知道的,我在顾爷爷的病床前发过誓的。”秦汐随口答道。

????这时候的她,还想着,自己一个小小的医生,什么能耐都没有,那10的股份又被她捐出去了,就算是顾家落难,恐怕她也没能力帮上什么忙,不过是求心里一安罢了。

????这时候的她,还并不知道,一场风波,在她不知道的地方,悄然成型,很快就会吹过来,她将面临一个巨大的抉择,也会失去这辈子最重要的东西。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表。

????秦汐死皮赖脸打滚卖萌地在外婆这里住了一天,第二天临走之前又在外婆的枕头下给她留下了一些钱,这已经成了祖孙俩心照不宣的事

????嫁给裴锦川做了豪门媳妇以后,她并没有像电视里演的那样从此就叱咤风云呼风唤雨横着走路了,不过唯一的好处就是,经济上得到了最大的自由,她用再多的钱裴锦川也不会过问

????虽然她大多数时候用的都是自己的钱,裴锦川给她的那张卡,她至今为止也没有刷过两次。

????ps:这是今天第二更,宝贝们别看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