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远夫不如近邻 > 第122章 一个都不能少

第122章 一个都不能少

?热门推荐:
????白凤定好了交易地点,将地址发给了裴锦川。d7cfd3c4b8f3交易地点不是别处,正是秦汐目前所在的别墅。

????同时,发了一阵脾气以后,冷静下来。安排手下的人开始严阵以待。

????秦汐敏感地感觉到,别墅里的气氛,变得更加的紧张起来了。

????“你又要做什么”秦汐气哼哼地指着白凤质问道。别墅周围的防卫这两天变得更加的严实。就算是她都发现了。她不相信白凤会无缘无故有这样的动作。

????白凤似乎有些疲惫的样子,面对秦汐的质问,无奈地摇了摇头,“汐汐,我说过了,我不会害你的。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不好意思,我不需要你对我好,你要是真的对我好,现在就把我放了,或者告诉我,你做这一切到底有什么目的”秦汐冷着眼看着白凤,语气里再也不带一丝客气。

????她担心裴锦川,白凤这些动作,肯定是和裴锦川有关。她一秒钟都不想待在这个看似安逸实际上一点自由都没有的地方。

????是。这几天白凤确实没有亏待过她,连句重话都没有对她说过。正是因为这样,她才更加的担心。至于担心什么,连她自己都有些说不清楚。

????白凤定定地看了她几秒,突然开口道:“你等一下,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所有的事,绝对不会有半分隐瞒。”

????说完以后,白凤回了自己的房间,过了半分钟的样子,又走回了秦汐的面前,手心摊开,一双蝴蝶的翅膀在手心里跃跃欲试

????秦汐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你,你怎么会有”

????白凤为什么会有这个发卡

????白凤苦笑一声,“汐汐。难道你还没想到吗你记得之前你有收到过一个快递,里面的东西就是一只这样的发卡吗”

????“难道”秦汐像是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一般,双手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眶一圈不由自主地就红了。

????“唉”白凤长叹一声,“汐汐,我是妈妈啊,你记不得我的样子了吗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看着你,守护着你,你知道吗”

????心,揪疼得厉害,疼得秦汐下意识地就弯下了腰,双腿死死地僵直着,才勉强支撑住自己的身形。

????妈,妈

????这个词,已经有多遥远了

????有多久没有听到过这两个平凡的字了

????秦汐瞳孔里的颜色,有些许的茫然,她抬起头看着白凤,嗫喏着嘴唇,却说不出话来

????眼前这个人,自称是她的妈妈。

????是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所有的事情似乎都可以解释得通了。

????为什么她会忽然收到那个蝴蝶发卡,为什么陆亚玲肯定地告诉她,说看到过她妈妈了,为什么白凤会以那么牵强的一个理由接近她

????可是,既然白凤知道她的身份,知道裴锦川的身份,为什么又会对裴家不利呢

????秦汐不敢置信地瞪着她,“别骗我了你是我妈妈你要真是我妈妈,你会把我抓到这里来,并且还会对裴家不利吗裴锦川是你的女婿,是你外孙的父亲”

????“汐汐,你冷静一点”,见秦汐的表情倒哭不笑的,低吼咆哮着如同一只受伤的小兽,白凤的心里,就十分的不好受。

????这也是她一开始不敢告诉秦汐真相的原因。

????她离开她这么多年,错过了她的成长,近20年后,母女俩却相见不相识,她不敢冒那个险。

????可是,裴家当初那样对她,自己的女儿却嫁到了仇家,这让她如何接受

????她做不到成全,一想到当年那件龌龊事,她就做不到成全。

????秦汐忽然扯了扯唇角露出一个冷笑,“不对,你肯定是骗我的,你不是我妈,绝对不是”

????“汐汐,不管你怎么否认,怎么不愿意相信,事实就是事实。”

????白凤靠近秦汐,想像她小时候一样摸摸她的脑袋,却被她戒备地躲开了,“你不是,你不是”

????秦汐根本就不愿意相信,这个处心积虑对付着裴家,拆散他们夫妻的人,竟然会是她的亲妈。

????她的妈妈,是世上最善良最温柔的女人,怎么可能是面前这个精明老练的贵妇人

????“汐汐,你听我说,妈妈会变成这样,都是裴家害的,我一定要报仇,连同我,还有你外婆的份,一起讨回来”白凤忽然激动地双手抓住秦汐的肩膀,那力道,像是要嵌入她的骨肉里面一般。

????她的脸上,是一种秦汐从未见过的偏执与疯狂,“若不是怀着这样的信念,当年我早就活不下去,早就已经死了”

????“裴家到底哪里对不起你”秦汐大声地吼了起来,“因为一个裴兴云的死,我们家付出的代价还不够吗你知不知道别人都是怎么说我的,他们说我是婊子养的女儿你又知不知道外婆是怎么死的知不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

????眼泪,毫无预兆地滚落了下来,垂在瘦小的下巴上,像是挂着几颗晶莹的珍珠。

????秦汐的身形轻微地摇晃了一下,双眼通红,“小时候的事我都还记得,是顾叔叔失手把裴兴云推下楼梯的,你们分明就是为了保住自己,让一条命枉死,到现在都还没能翻案,你们还想怎么样”

????秦汐的眼泪,越流越多,像是怎么也止不住一般。

????她的心,好痛,好痛。

????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她的妈妈,在抛弃了她近20年以后,突然找到她,说要报仇。

????她只想着自己报仇,那她这个女儿又算什么

????她的婚姻,她的爱情,又算什么

????白凤颓废地与秦汐对视着,母女两人一时相顾无言。

????最终,白凤微叹了一口气,语气坚决,“总之,裴家不倒,我与裴家的恩怨就不会完。”

????说着,她看向秦汐的眼神变得稍微柔和了一些,“汐汐,你不能嫁给仇人的儿子,等事情了结之后,你想要什么样的男人妈妈都能帮你找来,裴锦川,你就不要想了。”

????“你也是一个疯子”秦汐用手背抹了一把眼泪,狠狠地瞪了白凤一眼,然后直接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心,乱得如同风中的柳絮,找不到停靠的方向。

????秦汐愣愣地躺在床上,张大着眼睛望着纯白的天花板,眼泪,又一次决堤

????她一直希望着裴锦川能够查到她的方位,来救她出去。可是现在,她一点都不希望裴锦川来了。

????白凤肯定准备了天罗地网在等着他,她看不得裴锦川涉险。

????当天秦汐一直躲在房间里,连饭也没有下楼去吃。

????她的眼睛已经哭得红肿了,像是一只被捏扁以后随意抛弃的水蜜桃,可怜又可悲。

????自己的妈妈,居然想方设法地要对付自己的丈夫,她不知道自己应该要怎么办,她有时候真的恨不得这世上从未有过她这么一个人。

????没有她,就没有爱,没有恨,也没有心伤,没有进退为难。没有记忆,没有喜悲,没有任何。多好。

????第二天一早,秦汐就被强行带到了房子外面的院子。

????院子很大,绿意盎然,再外面就是一圈高高的围墙,像是一道枷锁,锁着围墙里面的人,任何人都不得逾越雷池。

????白凤优雅地坐在院子里,品着早茶,她的身后,站着好几个腰间别着枪的壮汉,那个叫做卡妮的女孩儿也在其中。

????秦汐不知道她这是要干什么,但心里隐隐生出一股不安的感觉,让她手心和后背都起了一层白毛冷汗。

????时间大约过了二十来分钟以后,门外突然传来些许响动。

????白凤放下手里精致的茶杯,唇边泛起一抹冷笑,“看来客人到了,卡妮,把大门打开。”

????“是。”卡妮答应一声,按下了手中的遥控器。

????铁门缓缓地往上升,外面的人也随着铁门的上升露出小腿,大腿,腰部,前胸,以及面容

????秦汐看着门外站着的熟悉的面容,心里一跳,撞得面前的小几以及上面的杯具全部打发了,地面上一片狼藉。

????“裴三少果然不愧是商界精英,讲究诚心,我还以为你不敢来了呢。”白凤看着裴锦川,轻飘飘地说道。

????裴锦川的眼神首先落到秦汐的身上,等白凤的话说完以后,才淡淡地看向她,“白女士说笑了,我们也没必要互相说客套话了,直接开始交易吧,我儿子还等着我回去带他去游乐园玩碰碰车,时间宝贵着呢。”

????“我也比较喜欢爽快人。”白凤笑意更浓,却暗藏杀机,“我要的人,你带来了吗”

????“人,自然是带来了,不过白女士应该先让我看看我的人吧”

????白凤轻哼一声,“秦汐就在这里,裴三少难道还信不过我”

????“别人我信得过,你,我自然信不过。我记得我们的交易内容,不只是换秦汐,还要换我大哥吧”

????“裴三少,做人不能太贪心,你想用一个人换两个人,未免也太看不起我白凤了。”白凤从椅子上站起来,恶劣地看着裴锦川,“秦汐,或是裴锦行,你选一个人换。”

????一旁的秦汐听着两人的谈话内容,大概也猜到了他们所做的交易的内容。

????大约是裴锦川抓住了一个对白凤来说很重要的人,要求交换人质,所以才有了刚才的对话。

????她的拳头下意识地收紧,看向裴锦川的眼神里,也带着几许不易察觉的紧张

????如果只能二选一的话,他会怎么选择呢

????选择裴锦行,还是自己

????不管怎么选择,恐怕她和他,都不会高兴的吧

????“白女士的意思,是不愿意换了”裴锦川眸光犀利地看着白凤,“白威现在两条腿都受了枪伤,这几天我赶路辗转,没有来得及给他治疗。你可要想好,若是耽误了治疗时间,恐怕他这辈子都站不起来了。”

????“你是在威胁我吗”白凤眸底飞快地闪过一抹怒意,随即又淡定下来,“阿威的情况不好,我想裴锦行的情况也好不了哪里去,你觉得你那个病秧子的大哥,能坚持得了多少天呢”

????“你”,tony义愤填膺地瞪着白凤,“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把我家大少爷怎么了”

????秦汐也下意识地看向白凤。

????这几天她在别墅里,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裴锦行,难不成裴锦行也被白凤藏到了这里的某个地方

????她和裴锦行并不熟,只是几年前见过几面,但那是一个十分温婉的男人,只是命不好才落下个不良于行的下场,她,不希望裴锦行出事。

????那是裴锦川的大哥,是他为数不多的亲人。

????她已经没剩下什么亲人了,她不想裴锦川也和她一般失去一切。

????“换裴锦行,不要管我”她突然冲着裴锦川大喊道。

????白凤是她的亲生母亲,就算她留了下来,白凤也不会害她的性命,可要是换成裴锦行,那就说不定了

????裴锦川深深地看着秦汐,“汐汐”

????“不要管我,你先带大哥走”秦汐嘶哑着声音大喊着,看着裴锦川的眼神里满满都是思念和哀伤。

????如果,注定只能在她和裴锦行之间选择一个人带走的话,感情上,她希望裴锦川会选择自己,可理性上,她反而希望得救的会是裴锦行。

????裴锦行的身体不好,耽搁不得,而她,却身心健康,不会出什么意外。

????裴锦行是白凤认定的仇人的儿子,而她,是白凤的亲生女儿。

????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考虑,救裴锦行出去都是最好的。

????只是,做下这个决定的时候,心,还是会痛啊。

????她并没有自己所想象的那般大公无私,可这个时候,她只能选择大公无私。

????白凤笑意嫣然地看着裴锦川,“裴三少,你考虑好了吗”

????裴锦川额头上的青筋暴起,看着秦汐,说不出话来。

????半晌以后,他咬咬牙,“不,裴锦行,和秦汐,两个我都要,一个都不能少”

????“看来裴三少是不愿意遵守交易规则了”白凤从贵妃椅上站了起来,笑意更加的恶劣狠毒,“既然这样,我可以再给你一个机会。”

????她转身指着外面围墙边的一片绿化带,对裴锦川道:“这围墙周围,都被埋下了地雷,总体加起来有八十多枚,只要你能够安全地绕着这围墙走一圈,不触发地雷,两个人,我都可以让你带走。要是运气不好猜到了雷,死伤,也与我无关,如何”

????秦汐一听,着急地摇着头,“锦川,不要答应,你先带着大哥回去,以后再想办法救我,千万不能答应”

????八十多枚地雷,在没有拆弹专家在场,且裴锦川也不是专业人士的条件下,答应这个条件,无异于白白送死

????不,她宁愿和最爱的人生生不见,也不愿看着他在自己的面前被炸弹炸成碎片。

????裴锦川却像是没听到秦汐的话一般,认真地看着白凤,“白女士说话可算数”

????白凤云淡风轻地一笑,“我白凤在道上也是有名有姓排得上号的,我说的话,自然算数。”

????“那不如我们再加一个条件吧,要赌,就赌得大一点。”裴锦川直直地看着白凤的眼睛,“如果我在不踩到地雷的情况下安全绕着这围墙走了一圈,你不但要放了我大哥和汐汐,并且保证以后也永远不会对他们两人出手。”

????“好,我答应。”白凤只是想了一下,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反正只是说不能对裴锦行那个病秧子和秦汐出手而已,裴家可并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

????这对于她的报仇计划来说,影响并不大。

????“锦川,不行,你不能答应”秦汐着急地都快要跳起来,眼眶迅速地红了,“你快带着大哥离开,求你听我这一次,不要答应”

????裴锦川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深情地说道:“汐汐,我什么都可以听你的,但这一次,原谅我不能听你的。你和大哥,我一定会救出去的,我保证,一个都不会少。安心等我,乖。”

????秦汐一下子就哭了起来,猛地一跺脚冲着白凤大喝道:“你为什么逼他为什么要这样对他要是锦川出什么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再原谅你我没有你这样的妈”

????白凤像是完全没受到秦汐的影响一般,冷硬地看着裴锦川,“那就请裴三少开始吧,天黑之前,我希望能够在这里再次见到你。”

????若是就这样没了,那游戏就变得一点都不好玩了。

????tony和莫云哲两人也担忧地看着裴锦川,希望他不要答应这种完全没有胜算的赌注。

????可裴锦川已经脱下了自己的外衣,朝着围墙那边走了过去。

????两人在心里把白凤骂了千百遍,一咬牙,也跟着走了过去。

????“你们两来干什么去一旁等着我吧。”裴锦川不解地看着两人。

????莫云哲猛地握拳在他胸口砸了一下,“别开玩笑了咱俩这么多年的兄弟,什么困难不是一起度过的本少爷还不相信了,几个地雷而已,难不成还真的淌不过去”

????tony也点头跟着道:“总裁,我们认识也有十余年了,虽然你是我的上司,但我一直把你当朋友一样。事已至此,我们要退一起退,要进一起进”

????裴锦川叹了一口气,“你们何必呢”

????“反正楚楚不要我了,我也没什么牵挂了,大不了就是一死呗”

????裴锦川见两人态度坚决,劝了几句没有劝回去,只得无奈地点头道:“那你们可得小心一点,一个不小心,真的会死人的。”

????三人达成了一致协议,开始慢慢的在随处都有可能埋着地雷的草地上慢慢的前行。

????地雷这个东西,其实只要细心,是可以排除的。

????因为有地雷的地方必定有连线,线被草和树叶遮挡着,不容易被发觉,所以才会有人不小心踩到,引爆地雷。不过只要细心一点,慢慢检查,心里不要着急,排雷也并不是难事。

????三个人都没有系统学过如何排雷,但电视总看过的,大致原理还是了解。

????烈日当头,三人蹲在地上,缓缓前进,看起来有些狼狈,身影在阳光下显得那么的单薄,单薄得让人心酸。

????秦汐忽然就朝着他们的方向跑去,白凤脸色一变,连忙吩咐,“把小姐抓回来”

????几个人一拥而上,将秦汐控制住,秦汐绝望地看着三人的方向,嘴唇干涩得说不出话来。

????为什么

????她连陪着裴锦川一起死的资格都没有

????白凤害怕秦汐会再次跑过去,赶紧再次吩咐,“将小姐锁在房间内,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她出来”

????“不”秦汐嘶吼着,却没人听到她心碎的声音。系来叼圾。

????几个大汉无情地将她押回了房间,房门紧锁着,连个窗户都没有给她留下。

????她不停地拍着房门,大声而绝望地喊道:“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她的声音是那么的凄厉,却并没有人会予以同情。

????她真的好恨,恨自己的天真,恨自己的无能。

????更恨白凤的狠心。

????而裴锦川三人,在小心地摸索了十几分钟以后,就迎来了第一颗地雷。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小心地将树叶拨开,露出地雷表面的一层铁。

????回想起之前看过的电视电影里面的拆弹的过程,他屏住呼吸,小心地将盖子转开,拿出里面的内胆

????这个简单的过程,几乎用去了十几分钟的时间,他的额头上全是汗,眼睛都被汗水里面的盐分刺激得有些挣不开。

????好在,他的动作还算是稳,靠着对电视电影里相同画面的印象,竟然真的成功地拆除了一颗地雷。

????“我的天,吓死我了”不仅裴锦川出了一身冷汗,莫云哲和tony两人同样出了一头的大汗。

????这可是地雷,真枪实弹,不是演戏中的假弹,稍微一个手抖,就会死人的。

????裴锦川沉住气对两人道:“要是害怕的话,现在退出还来得及,这个赌注是我和白凤之间的,跟你们两人没有关系。”

????“且谁怕了不就是拆地雷嘛俗话说熟能生巧,拆着拆着,就熟了,分分钟搞定好么”明明心里有些发憷,却非要强装镇定的样子。

????裴锦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底闪过一抹无奈

????这才是第一颗雷,他却觉得自己已经用完了全部的力气。

????剩下的八十多颗,他自己都没有把握自己能够全部安全地拆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