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远夫不如近邻 > 第167章 开始变着花样迷惑我了?

第167章 开始变着花样迷惑我了?

?热门推荐:
????随着那一个声音响起,全场都陷入了静默之中。

????沈静婉的心里一震,只见韩甄双手插在裤袋里,一步一步缓慢而坚定地走了进来。“婚礼取消,跟我回去。”

????张凯率先反应过来,将沈静婉护在身后,看着韩甄的眼神,带着满满的防备,“韩先生,今日是我和婉婉的结婚大典,若你是来参加婚礼的,欢迎你入座参观,若你是来捣乱的,请你出去。我们这里不欢迎你。”

????韩甄像是听不到张凯的话一般。眼神一直停留在沈静婉的脸上,“婉婉,你现在还有选择的机会。”

????沈静婉的指甲几乎嵌进手心的肉里,而她却感觉不到疼。

????“韩甄。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要是再来捣乱,别怪我不给你面子叫人把你赶出去了!”沈静婉词严厉色道,一双水眸大大的瞪了起来。

????韩甄无所谓地耸耸肩,然后拍了拍掌。紧接着,从教堂门口进来一大群健壮的黑衣人,他轻飘飘地开口,“我说,婚礼取消,别逼我动粗。”

????“你——”,沈静婉指着韩甄,气得全身发抖。

????现场所有来观礼的宾客皆是一片哗然,有不少人认出韩甄,震惊的同时,却一句话都不敢说。

????没人敢和韩甄对着干,先不说韩家的力量,就韩甄一个人的权势,也不是他们这种小老百姓能够招惹得起的。

????张家的媳妇居然和韩家的人有染,这是之前他们怎么都想不到的。

????台子上,牧师见状不对。忙往后退了几分,沈静婉,张凯和韩甄三人,形成一个三足立的画面。

????沈静婉的心跳如擂,看着韩甄带来的那些人,紧张得嘴唇都在颤抖。张凯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背部,不卑不亢地看向韩甄,“韩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作为国家高官,你就是这样以权欺压群众的?”

????韩甄冷哼一声,邪魅地瞥了张凯一眼,“无所谓你怎么说,我只是想告诉你,你们这个婚,结不成。”

????“我就不信他真的敢对这么多无辜的人怎么样!”沈静婉很恨地低喝一声,然后放大了音量,“我愿意!牧师,我愿意嫁给张凯!”

????牧师此时已经躲开了,听沈静婉这么说,不得不硬着头皮道:“现在你们可以交换戒指了。”

????伴郎伴娘拿着戒指走过来,还没靠近新人,就被韩甄的人直接拦下。

????韩甄紧紧地绷着脸,看着沈静婉的眼神似乎要喷出火来,“沈静婉,你很好!你愿意嫁是吧?”

????他冷漠地看着一对盛装打扮的新人,“难道你们就没发现现场少了一个人吗?”

????沈静婉和张凯都不明白韩甄这话的意思,但是韩甄从来不说无用的空话,所以两人还是特意注意了一下,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就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张阿姨不在!

????张阿姨盼两人的婚礼盼了很久,今天更是特意向医院请示了,出院一天来参加两人的婚礼,来教堂之前,她就坐在婚车后面的车上,沈静婉是看着她上车的。到了教堂以后大家的重心都在婚礼仪式上,倒没注意看她在不在。

????现在看来,不仅张阿姨不在,张叔叔也没在!

????韩甄早就做好了十足的准备,他早就料到他们今天这婚结不成!

????张凯到现在也没办法保持冷静了,愤怒地瞪着韩甄,“韩甄,你把我爸妈弄到哪去了?这是我们三个人的事,你为什么要牵扯到两个身体不好的老年人!”

????韩甄毫不在意地轻哼一声,“这就要请张先生你问问自己的心了,是沈静婉重要,还是自己的父母重要。”

????“你卑鄙无耻!”张凯咬着牙指责。

????韩甄无所谓的耸耸肩,“多谢夸奖。”

????韩甄的油盐不进,让张凯和沈静婉真是气得不行。

????这个男人,真的自私,他从来都只想得到自己,从来不会为别人多想一分。

????这样的一个人,沈静婉有时候甚至都在怀疑,她曾经到底喜欢他什么?

????剥开温柔的假象以后,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残忍,她真的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早就已经瞎了。

????定了定神,沈静婉沉声对韩甄道:“韩甄,我们之间的事,你不要牵扯无关的人,请你把我公公婆婆交出来!”

????“啧,这就开始叫上公公婆婆了?沈静婉,你是有多饥渴,一天没有男人就全身不舒服?”

????“我……”

????“我还是那句话,取消婚礼,否则,我不介意把事情闹大。”

????沈静婉气得都快哭出来了,眼睛酸涩,鼻子痒痒的,“神经病!韩甄,你就是个疯子!”

????“承蒙夸奖。”韩甄老神在在地点了点头。

????沈静婉气乐了,她从未见过像韩甄这样厚脸皮的人,谁在夸奖他啊?这人要脸吗?

????张凯紧张地攀住了沈静婉的肩膀,有些绝望地朝她微微的摇了摇头。

????好不容易,他才等到今天,他害怕沈静婉就此放弃。

????可是,他的心里也同样担心他的父母,不知道韩甄会怎么对他们,像韩甄这种人,说好听点是人民公仆,说难听点,就是一个有文化的流氓,弄死个把人,根本没人动得了他。

????张凯的心里十分的混乱,也十分的矛盾,他不知道自己改怎么办。

????沈静婉,他不想放弃,父母那边,他也不想放弃。

????“怎么,还做不了决定吗?我的耐心可不多。”韩甄直直地看着两人,“不要想着拖时间,这世上没有这么好的事,就算是我韩甄扔掉不要的女人,我也不会让给别人。”

????沈静婉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双拳已经捏得麻木了,“我和你回去。”

????“婉婉——”,张凯惊叫一声,倒吸了一口凉气,“婉婉,不要!”

????沈静婉苦笑着摇摇头,看向张凯,“凯子哥,一直以来,你都对我很好,我很感谢你对我的好,我想,如果能够稍微回报你一点,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答应嫁给你,我是心甘情愿的,今天取消这场婚礼,我也是心甘情愿的。对不起,我还是没能遵守诺言,我这一辈子,对得起所有人,唯一对不起的,大概就是你了……”

????“婉婉,你别冲动,我们再想别的办法,我……”

????沈静婉的头摇得更加的快,“没有别的办法了,凯子哥,我比你了解他。”

????说着,沈静婉伸手指了指韩甄,“他就是一个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变态,你斗不过他的。”

????韩甄冷眼看着沈静婉和张凯之间的互动,看着两人的面上都闪现出痛苦的神色,本就暗沉的眸色,更加的深邃了起来。

????呵,搞得他真像是一个棒打鸳鸯的恶人一般。

????真特么恶心。

????他觉得自己再等下去,这两人可能还要再来个依依不舍地话别,感动天感动地感动全宇宙。

????就他是坏人就对了。

????韩甄心里闪过一阵烦闷,走过去拉起沈静婉就往外走。

????前来观礼的亲戚这么多,却没有一个人敢站起来拦住韩甄。

????沈静婉回过头看了张凯一眼,见他眼里满是痛苦,不由得鼻子一酸,紧接着眼眶就红了。

????韩甄头也不回地拽着她的手腕就往前走,出了教堂以后,这才狠狠地将沈静婉甩开,对身后的人道:“把这个女人给我带回去,看紧了,要是她敢逃,不用给我面子!”

????这一天,沈静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出了教堂门口以后,韩甄就自己离去了。沈静婉被韩甄的属下塞进车里,直接就载着她回到了韩甄的别墅。

????再一次踏入这个地方,她的心里可谓是五味杂陈,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这里的一切都还是那么的熟悉,可是感觉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她想,她是有点恨韩甄的,恨韩甄的背叛,恨他的咄咄逼人,恨他毁了她最后的一片乐图。

????可是,她却什么都不能做。

????那些人把她送回来,就像是生了根一般,密密麻麻在别墅周围围了一圈,她就是变作蚊子也很难飞出去。而韩甄再也没有露过面。

????刘妈见到沈静婉还挺高兴的,一阵嘘寒问暖,去厨房给她准备吃的,像是她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一样。

????沈静婉心里担心着张叔叔和张阿姨,又担心张凯会不会很难过,哪里还吃得下东西,一整天都闷闷不乐的。

????沈静婉再次变成了笼子里的一只金丝雀。

????直到晚上很晚,韩甄才迟迟归来,沈静婉躺在床上根本就没有睡着,听着开门的响动,一下就条件反射般的坐了起来——

????两人的视线在空气中交织在一起。

????韩甄面无表情地看了她几秒,然后像是没有这个人一般,自顾自地去了浴室,不一会儿,就有哗哗的水声传来。

????沈静婉听着那水声,就更加的睡不着了,脑子里闪过很多很多的东西,好的与不好的,都像是被打开了闸门一般,不由分说地纷沓而至。

????韩甄洗澡很快,没过多久浴室的门就被打开,昏黄的灯光投射过来,韩甄只裹着一条浴巾,皮肤上还流淌着水珠,站在那里,像是俯瞰天下的神灵一般。

????沈静婉终于忍不住开口,“你把张凯的父母送回去了没有?”

????韩甄面无表情地看着她,“送回去了,你就可以再想方设法地逃跑?”

????“我没有逃跑,要不是你先对不起我,我们不会走到这一步。”沈静婉大声地吼道。

????“呵,沈静婉,你说这话你亏不亏心?”韩甄走到书桌面前,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直接扔到了沈静婉的脸上——

????“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沈静婉,我到底是有多煞,才会被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骗!”

????沈静婉打开那份文件,只是看了一眼,脸色就沉了下来,眸子里闪过慌乱,拿着纸张的手,在微微地发着抖。

????他知道了。

????所有的一切,他都知道了。

????那个本是善意,却最终还是伤害到了韩甄的谎言,她为了圆那个谎而做出的各种各样的不厚道的事,都被他知道了。

????所以,因为她说了谎,他就要和温雅滚在一张床上,以此来报复她的欺骗吗?

????是,她是活该。她无法辩驳。

????所以,她和韩甄最终走到这一步,也早就是注定好了的吧?

????韩甄一步步地逼向她,笑得十分的恶劣,“沈静婉,这一桩桩,一件件,你自己说说,你要怎么还?”

????他的语气,已经不复之前的明里刻薄暗里温柔纵容,有的,只是满满的恨意。

????沈静婉努力地定了定神,“既然我们已经两看两相厌,你有了温雅,而我也有了张凯,又何必再纠缠到一起?你放了我,我们就当是打平了,就当从来没认识过。”

????“就当从来没认识过?”韩甄冷笑一声,大手准确地掐住了沈静婉的脖子,一分分的加重力道,“到底是谁给你的勇气,让你有胆子说出这种话的?”木斤在才。

????脖子上逐渐加重的力道让沈静婉的呼吸变得越发的困难,一张巴掌大的小脸憋得通红,她勉强吸了一口气,抬眼看着韩甄,“那你想怎么样?掐死我你就满意了?”

????韩甄掐在沈静婉脖子上的手慢慢往上,掐在了她的下巴上,“就这样掐死你,也太便宜你了。沈静婉,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说着,他狠狠一用力,沈静婉立即就痛得眼泪汪汪,却倔强地不愿发出一点声音。

????韩甄突然松开了手,转头不再看沈静婉一眼,直接就转身出了卧室。

????他害怕再这样下去,他真的会忍不住做出什么暴力的事情来。

????沈静婉难受得眼泪都流不出来,心里的痛,比身体上的痛,要强烈千百倍。她在被窝里将自己缩成一团,身体却越睡越冷,怎么都暖和不起来。

????但是她毕竟怀着身子,人显得比平日里困顿了很多,就算难受如此,慢慢的竟也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韩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个人站在阳台上吹着风,整个人像是陷入了一种极端的情绪里。

????过分的清醒,却也过分的感性。

????刘妈收拾完一切以后,看到韩甄在阳台上吹着风喝酒,忙劝道:“少爷,外面风大,你的身体才刚刚好,不要再冻病了。”

????韩甄把玩着手里的高脚杯,朝刘妈摆了摆手,“没事,刘妈,你去休息吧,不用管我。”

????“唉……”刘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刘妈看得出来,少爷的心里苦。以前您从来不一个人喝闷酒,我虽然不知道您和沈小姐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我看得出来,沈小姐心里也是苦的。两个人走到一起不容易,何必相互折磨呢?”

????韩甄仰头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自嘲般地低笑一声,“我心里苦,是因为她,她心里苦,却不是因为我。”

????“唉,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也不懂,但我知道一个道理,就是永远不要去测试一个人的底线,也许试着试着,就突然发现一切都回不去了。”刘妈将客厅里的灯关上,就只留了走廊和阳台上的灯,“少爷早点休息吧,别待太晚了。”

????韩甄淡淡地点了点头,从阳台处看过去,外面万家灯火闪烁,那些灯光看起来那么的温暖,而却没有一盏,是留给他的。

????他只是想要一个简单的家,想沈静婉留在他的身边,日子嬉嬉闹闹的过去,心里有一个牵挂而已。

????为什么就这么难呢?

????事到如今,他和沈静婉还能回到过去吗?他还有可能再原谅她吗?

????不,不可能了。

????他韩甄的心,绝不会让一个人伤两次。

????所以,试探底线又如何,互相伤害又如何,他的目的,只是想让沈静婉没那么好过而已。

????………………………………………………

????韩家本宅。

????管家神色匆匆地进了门,随手拉住一个佣人就问道:“老爷呢?”

????佣人答:“老爷正在书房。”

????管家赶紧快步地跑到书房,敲响房门以后,迈腿走了进去。

????韩国安从一堆材料里抬起头来,问道:“这么匆匆忙忙的,有什么事吗?”

????管家微微颔首,“是关于少爷的事,我收到消息,说少爷又去把沈小姐给接回来了。”

????“什么?”韩国安猛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你说韩甄找到沈静婉了?”

????“是的老爷。”管家犹豫着开口,“沈小姐都要和别人结婚了,咱们少爷啊,愣是带着人拿着家伙去把人给掳回来了,现在正关在少爷家里呢。温家好像也听说了这件事,恐怕,恐怕他们会提出退婚啊!”

????“简直胡闹!”韩国安一把大力地拍在桌面上,气得吹胡子瞪眼,“这个臭小子,他这是要气死我吗?”

????管家上前一步,帮韩国安拍着后背,“老爷,您也别生气,气坏了身子可不好了。我看啊,这少爷是真的稀罕那位沈小姐,不如……”

????“不如什么?我是不会答应的!”韩国安快速地打断管家的话,“其他人我管不住,但我的儿子,必须得听我的,你给我准备一下,明天我再去一趟温家,好好说说这事儿。”

????管家微微叹了一口气,“老爷,我不是说不管少爷,而是要换个方向管。您想啊,现在的年轻人都有逆反心理,你不让他做的事,他偏要做,您越是插手少爷的感情,他就越是要维护这段感情。还不如放着不管,年轻人的感情,经得起什么考验呢,也许,他们到时候自己觉得不合适,不用您说,就各走各的了。”

????韩国安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瞪了管家一眼,“你说得轻巧,你怎么知道他们最后就会分开,而且就算他们会分开好了,这个期限又是多久?三年?五年?十年?”

????管家抖了抖唇没说话。

????韩国安自己想了一会儿,然后摆摆手,“罢了,先看看温家那边是怎么一个反应吧,我自己的孩子,自己了解,除非沈静婉死了,否则以韩甄的性子,他是不会放弃的。”

????管家点了点头,退出去了,出门以后就躲在走廊上打了个电话,“这件事我也帮不了忙,老爷的态度很坚决,恐怕还是要少爷自己努力了。”

????刘妈对着电话气哼哼道:“哼,你帮不了忙就算了!明天我们跳广场舞你不用来了!”

????“别啊!”管家连连求饶,“这个家始终是老爷做主的,我一个管家,还管不了那么多事,你不能迁怒于我啊!”

????刘妈闹心地叹了口气,“少爷和沈小姐这两个孩子真的挺不容易的,要不是老爷从中作梗,哪有那么多事啊,再这样下去,我觉得少爷会疯的……”

????“哎呀我知道了,我尽量劝劝老爷,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刘妈这才满意地挂了电话,看着韩甄还在阳台上矗立着,心里默默想:少爷啊,刘妈能帮你的已经帮了,您一定要快点打起精神来啊!

????…………………………………………

????沈静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韩甄已经出门了。

????刘妈一如以前一般,做好了香喷喷的早餐,等着沈静婉起来吃。

????沈静婉原本很喜欢刘妈的手艺的,每次吃她做的饭菜,都是赞不绝口,可如今却完全没了食欲,食物吃在嘴里,味同嚼蜡一般,根本就没什么滋味。

????刘妈坐到沈静婉的对面,柔声劝道:“沈小姐,您要多吃一点,这才一个多月不见,你都瘦了一圈了。”

????沈静婉勉强对刘妈笑笑,“嗯,谢谢刘妈。”

????刘妈叹了一口气道:“沈小姐啊,咱们少爷的脾气呢,有时候很一根筋,而且都是刀子嘴豆腐心,两个人能够走到一起不容易,还请你多体谅体谅他,别和他置气了。少爷顶着家里那么大的压力也要和你在一起,可见他的心里是真的有你,有时候人的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要多用心去体会呢。”

????沈静婉一想到韩甄的那些作为,笑容就变得苦涩起来,“刘妈,我和你家少爷的事,不是您想的那样,我和他,根本就不应该纠缠在一起。你看,作为一个独立的人,我却连最基本的自由都没有,这样的生活,我忍得了一时,忍不了一辈子。”

????“少爷只是在气头上而已,上一次他不也是气匆匆地将你关起来,没过几天就心软了吗?等他消气了就好了。”

????沈静婉摇摇头,没有再和刘妈说下去。

????她想说,不管韩甄是不是在气头上,这样的做法,都是她所接受不了的。

????她并不是怀疑韩甄的动机,只是接受不了他的方式而已,就这么简单。

????但是刘妈是韩家的人,她是看着韩甄长大的,内心其实早就偏向了韩甄,所以,和她说这些,并没有什么用。

????不过是让自己想起那些事,更加的难过罢了。

????两人正坐在一起说着话,韩甄突然又开门回来了。

????刘妈赶紧站起来,问韩甄:“少爷怎么又回来了?吃过早饭了吗?我再去给您做点?”

????韩甄看了坐在角落里的沈静婉一眼,然后对刘妈道:“我东西忘带了,有现场的吃的可以给我弄一点。”

????“好,好,我这就去帮您盛。”刘妈赶紧转进厨房里忙碌去了。

????偌大的大厅里,只剩下韩甄和沈静婉两个人。

????周围的空气似乎都有些凝结了。

????沈静婉想极力忽视韩甄的存在感,却一切都是枉然。

????这个人,似乎天生就带着一种磁场,往那一站,就让人不得不注视到他。

????不管是喜欢的也好,讨厌的也好,总之,你不能忽视得了他。

????韩甄看着沈静婉闪烁的眼神,这是她紧张的时候的习惯性动作,不由得冷哼一声,“怎么,紧张了?”

????沈静婉条件反射般的脱口而出,“我有什么好紧张的?”

????“也对,你有什么好紧张的。”韩甄再次冷哼一声,“你是不是忘了我告诉过你的话,你的好日子到头了?你以为你是来做客的,还是女主人?谁允许你享受我家佣人的服务的?”

????“我不稀罕享受你家佣人的服务,你放我走,我就没机会浪费你家的粮食和你家的人力资源了。”沈静婉毫不留情地反讽回去。

????这时刘妈端着食物出来,见两人才这一会儿,又是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顿时在心里暗叹一声。

????“少爷,可以吃饭了。”刘妈冲着韩甄喊了一句。

????韩甄坐到餐桌面前,然后对刘妈道:“刘妈,以后不用给沈静婉准备三餐,她要吃,就让她自己做去。”

????“这……”刘妈犹豫道:“少爷,这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她又不是来我家做客的,想吃饭自己没有手么?”韩甄的语气越发的恶劣,“对了,也不用给她准备食材,让她自己想办法去。我没那么多闲钱养着这么个闲人。”

????“少爷……”

????“好了,不要吵。”韩甄直接打断了刘妈的话。

????刘妈微叹一口气,投给沈静婉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沈静婉心里憋着一口气,刻意放大了音量,“刘妈,没关系,自己做就自己做,我一个成年人,还能把自己饿死不成?”

????“也对,你这么能耐的人,随便扯个谎骗骗无知的傻子,有的是人给你送吃的来。”韩甄冷着脸接嘴,“今天是张凯,明天就是什么王凯李凯,反正你还算有点姿色,不用担心没有傻小子上当。”

????沈静婉狠狠地瞪着韩甄,“韩甄,你别太过分了!”

????韩甄无所谓地耸耸肩,“我过分吗?不,我觉得我一点也不过分,比起你来,不及你的万分之一。”

????说完,将根本就没吃两口的食物往外边一推,起身站起来,“刘妈,我不吃了,空气里有股难闻的味道,光闻着就恶心,我吃不下去。”

????韩甄完全把自己的毒舌性质发挥了出来,句句针对沈静婉,阴阳怪气损人还不带一个脏字儿。

????沈静婉眼泪都快给气出来了,这个时候,她的所以机智,以及口舌,完全抛弃她而去,她心里难受,却又完全找不到话来反驳韩甄。

????韩甄回书房去取了一样东西就走了,沈静婉无力地瘫软在沙发上,手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平坦的小腹。

????心里,就更疼了。

????时至今日,她已经没有办法否认,不管韩甄是好是坏,这个人在她的心里早就已经生了根了。

????忘不掉摸不去,如若生生连根拔掉,最后痛不欲生的还是自己。

????沈静婉想,自己怎么就那么贱呢?

????连一条狗都比她识时务。

????刘妈想安慰沈静婉两句,却又无从说起,刚刚韩甄的那番话,实在是太过分了,她在一旁听着都忍不住皱眉,也难怪沈静婉一副快哭了的样子。

????可刘妈毕竟不是当事人,这个时候的再多安慰,都是徒劳的。

????沈静婉就像和韩甄拧着一股劲一般,韩甄说让她自己想办法吃饭,她就真的不再接受刘妈给她做的饭。

????其实韩甄也就是逞嘴上功夫,也就那么一说,他天天都要上班,白天又不在家里,谁知道沈静婉吃的饭是自己做的,还是刘妈做的啊?

????但沈静婉心里堵着一口气,硬是和韩甄杠上了,刘妈做好食物让她吃,她干脆躲在房间里不出来,说什么都不愿意接受。

????这可把刘妈急得,晚上韩甄刚回来,刘妈就说起这事儿,说沈静婉就早上吃了点,中午和晚上都没有吃饭,担心她会饿出毛病。

????韩甄嘴上说着“饿死她才好”,心里却咯噔一声,突然就有些微疼了起来。

????沈静婉对他来说,就是一个咒语,一个劫难。

????她过得好,他会不高兴。

????她过得不好,他仍然会不高兴。

????有时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做什么了。

????脱下外套挂在门口的衣架上,韩甄径直就推开了沈静婉的房门,见她裹着被子把自己缩成一团,可怜兮兮的样子,忍不住出口嘲讽,“怎么,你这个样子是做给谁看?”

????沈静婉翻了个身,继续裹着被子不理他。

????韩甄嗤笑一声道:“我听说你一天没吃饭,怎么,没机会再用谎言来迷惑我了。就改变路线开始玩绝食?”

????沈静婉继续不理人。

????韩甄心里一阵烦闷,走到床边猛的一用力,将沈静婉从被窝里拎出来,眼神危险,“装什么装?有本事你真的狠下心来饿死你自己,我韩甄就在你的墓碑上刻一个服字!否则,就别给我装出一副哭唧唧的样子,没有人会再心疼你!”

????,无弹窗,更新快,记住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