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远夫不如近邻 > 第103章 乐乐是你和秦汐的孩子!

第103章 乐乐是你和秦汐的孩子!

?热门推荐:
????秦汐抱着乐乐在逐渐笼罩下来的夜色里穿行,幸好乐乐过目不忘的记忆力给了娘俩很大的帮助,虽然夜色下的森林光怪陆离,但只要心里有个方向,就总会到达。

????前面有点点亮光。秦汐加快脚步,发现是纪北辰带着他的人,心里一松,忙走过去,然后整个人都脱力了。

????“小汐”纪北辰用手电照了她一下,然后走过去什么都不说的,把母子两人拥入怀中。

????秦汐无力地靠在纪北辰的怀里,喘了几口气,嘴角仰起一个虚弱无奈的笑,“纪大哥,我走不动了”

????这短短二十四小时里,她舟车劳顿从华盛顿赶回来,又在山里走了好几个小时,脚下早就打起了水泡,全身的力气也几乎用光了。若不是一心想着一定要把乐乐带出来,她是否还能坚持到现在,恐怕还很难说。

????纪北辰抱了她一会儿,然后抬起头,习惯性地摸了摸她的脑袋,“走不动了。还有我,我说过我会一直在你身后目之所及的位置,只要你需要,只要你一转身。我就在。”

????“纪大哥”这些天来的委屈,心碎,在纪北辰的面前,秦汐终于毫无顾忌地发泄了出来。

????她安静地流着泪,无助得像是一个做错事被家长舍弃的孩子,纪北辰只是温柔地拥着她。时不时轻柔地拍着她的后背。

????他不问秦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因为他能感觉得到,她很难过,甚至比四年前和裴锦川分开的时候还要难过。

????等秦汐的情绪稍微平复一点之后,纪北辰将乐乐交给手下抱着,然后一矮身,就把秦汐背了起来。“你在我背上休息一会儿吧,到了我叫你。”

????秦汐失落地摇摇头,“我很累,可是我睡不着,纪大哥,你说我是不是很傻”

????“我们小汐那么聪明,怎么会傻”纪北辰温柔地笑笑,语气里带着浓烈的让人安心的安抚意味。

????“可是我也觉得自己好傻,麦薇的阴谋说起来也不算多高明,但我还是又一次一头扎了进去,纪大哥,你没看到锦川当时的样子,这辈子我宁愿从来都没认识过他,也不愿意看到他露出那样的表情他那么高傲的一个人”

????说着说着,她又回想起在华盛顿那个小村子里,当她骗裴锦川自己要离开的时候,他的眼神里那一瞬间的错愕和受伤,那是她这辈子最喜欢的一双眼睛,也是她以后最没脸去面对的一双眼睛。

????秦汐其实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也许她只是需要一个树洞来倾倒自己的心理垃圾,也许纪北辰是很适合倾吐心事的对象,也许,她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信赖纪北辰,她说了一路,说麦薇是如何逼迫她做选择,说她是如何违心地说出离开的说,说她的委屈,说她的痛楚

????纪北辰只是安静地听着,最后温柔地安慰道:“你不是傻,你只是太重情了,所以很容易感情用事。这世间有些恋人之所以会错过,不过是在该用感情的时候动了脑筋,该用脑筋的时候又太感情用事,别再难过了。”

????看着秦汐难过,他会比她更难过,所以,别再难过了。

????我也可以给你幸福啊

????这句话,被纪北辰哽在了喉咙口,最终没有说出来。

????天太晚了不适合赶路,一行人在附近找了一个小旅馆住下来,在纪北辰的劝导下,秦汐勉强吃了一点东西,回到房间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却迟迟不能入睡。

????明明身体已经疲惫到了一个极限,然而大脑就是完全一点睡意都没有。

????乐乐躺在秦汐的身边,已经早早入睡了,虽然他嘴上不说,但是在那小木屋里被关了将近一天,恐怕也受了些惊吓。

????秦汐望着窗外朗朗的星空,想起裴锦川,忍不住又是一阵揪心疼痛。他亩医技。

????她离开了她最爱的人,但她却不允许自己后悔。

????并不是觉得自己伟大,只是,如果再来一次,她还是会这么选择。

????相爱的人有时候并不一定要在一起。

????有时候只要得知对方是平安健康的,就已是最大的幸福。

????这世间总是有许许多多的遗憾,这些遗憾在让你难过的同时,也会敦促你的成长,让你小小的贪心变得更加的实际,让你对幸福的要求变得更适应这个现实残忍的世界。

????秦汐总算是明白了:爱的意义是永恒的,但没有哪一种爱的行为会成为永恒。

????不管是自我麻痹也好,为自己的行为找借口也好,至少,可以减缓她对裴锦川的愧疚。

????第二天,秦汐跟着纪北辰一起回到了海州。

????出租屋里空荡荡的,客厅的柜子上还放着裴锦川的行李箱,箱子里都是他经常换洗的衣物。

????秦汐看到这些,再一次失神。

????在这个小小的出租屋里面,裴锦川睡了两个多月的沙发,他那么讲究品位的一个人,连个像样的衣柜都没有,他肯定在这里睡得很不习惯,可他都为了自己忍耐了下来。

????茶几上还放着他看过的杂志,洗手间有他的漱口杯和毛巾,这个屋子里,到处都充满着他存在过的痕迹,无所不在。

????秦汐红了眼眶,伸出手抚摸着裴锦川留下来的生活用品,葱白的指尖像是被烫到了一般,迅速地收了回来。

????纪北辰叹息着将她拥入怀中,“别看了”

????秦汐抬起头来,“纪大哥,我想搬家,我不想住在这里了。”

????这里,全是她和裴锦川两人的回忆,她躲不掉,逃不开,忘不了

????这样下去不行的,说了再见,便是再也不见的。

????“好,你想搬去哪里”

????“哪里都行,只要能够远离锦川的地方都行。”她苦涩地说道,当自己说出那些伤人的话以后,她真的很害怕再见到裴锦川。

????他会恨她吧

????已经无所谓了,反正,爱与不爱,恨与不恨,又有什么区别

????“要不,去我那里”纪北辰提议道,“反正我有好几套房产,自己一个人也住不过来,你去我那里住就可以了,根本没必要再出来租房子。”

????“不用了。”秦汐闭了闭眼,摇头。

????她不能再接受纪北辰的帮助,不能再享受他的温柔,明知给不了他任何希望,她不能再耽误他

????这次若不是乐乐的情况紧急,她也不会寻求纪北辰的帮助。

????你明知道一个人无怨无悔地爱着你,你无法给他任何的承诺与希望,你若再抓着他不放手,不管嘴上说得有多么纯洁只是当朋友,但,这种行为就是一种利用

????而秦汐最舍不得利用的,便是纪北辰。

????“纪大哥,等我安顿好了再联系你,我总不能一辈子靠着你生活呀。”秦汐故作轻松地笑了笑,“我们都要学会往前看,不是吗”

????纪北辰的眼底飞快地闪过一抹黯然,他不是傻子,能听得出秦汐话里的意思

????就算是没有了裴锦川,她也不会选择他。

????这一刻,他宁愿自己再笨一点。

????或者再强势一点,若是他能有裴锦川一半的霸道与狡猾,他相信秦汐也不会忍心拒绝他。

????可是他做不到,对着秦汐,他做不到。

????那是他放在心尖上珍惜的人,是他生命里所有的阳春白雪,是他灵魂中的一道光,他又怎么狠得下心去强迫她

????“好”最终,他只是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温柔地答应。

????秦汐以最快地速度搬离了这个熟悉的地方,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就连纪北辰,她也没有告诉。

????时间是最好的伤药,秦汐想,她只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只需要一点点的时间,就会把一切都放下。

????几天以后,tony在麦薇的“带领下”找到裴锦川,半个月后,裴锦川养好伤回国。

????秦汐那天跑来说了一顿绝情的话离开以后,裴锦川的脸上,就再也没有见过笑容。

????车子停在秦汐之前的出租屋楼下,裴锦川冷着脸上了楼,tony跟在他的身后,欲言又止。

????裴锦川走到门口的窗台边伸手摸了一下,却发现秦汐一直放在那里方便自己进出的备用钥匙不见了,于是,面上的表情就更加的冷硬,眼神里闪过一道火光,直接粗暴地将房门踹开

????自己的行礼还在,裴锦川的表情稍微缓和了一点,下一秒,却发现有点不对劲,秦汐的东西不见了

????他飞快地冲进秦汐的卧室,卧室里空荡荡的,床上铺好的棉被不见了,盖着一层遮灰的布,衣柜里秦汐的衣服也不见了。

????他又跑到儿童房,发现情况和之前一样,乐乐的床,和衣柜,也变得空空如也。

????“秦汐”他狠狠地叫着这个名字,目赤欲裂,一拳头打到墙壁上,“你竟然真的敢走”

????“总裁”tony犹豫着叫了一声,前段时间裴锦川失踪的时候,他是一直和秦汐在一起的,秦汐有多在乎裴锦川,他是亲眼所见,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秦汐突然失联,裴锦川的情绪也不太对劲,直到此刻,他才发现,原来秦汐已经走了。

????她为什么要走呢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相信秦汐是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

????“太太或许是有什么苦衷,我这就派人去寻找”

????“不用了”裴锦川恶狠狠地打断tony的话,“她既然要走,就别想再回来,马上去公司”

????“可是总裁,您才刚回来,身上的伤也没完全长好”

????“按我说的去做”裴锦川最后看了这间屋子一眼,然后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

????秦汐,你可知道,你说你爱钱,我曾经将我所有的一切都递给你了,你只需双手接住就好,可你却选择了离开。

????你说你要报复麦薇,你可知道,麦薇在我的心里,连你的小拇指都赶不上。

????呵,我真想看看你后悔的样子

????从今天起,他的心里,不会再有秦汐这么一个人。

????从今天起,他裴锦川,谁也不爱

????之前裴锦川为了应对幕后那只黑手,秘密将自己所有的股份转到了秦汐的名下,这确实是事实。

????但tony不知道的是,这只是裴锦川的障眼法而已,股份,当然还在他的口袋里安安稳稳地放着,thunder之前的危机,实际上只要他出现,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危机。

????然而巧合的是,他在那个时候突然出了车祸,这件事,想来也不会那么简单。

????重新回归的裴锦川每天身上都有用不完的干劲,每天除了几个小时的睡眠时间以外,几乎全部用在了工作上面,thunder非但没有就此一蹶不振,反而更上了一层楼。

????“总裁,我已经查到了之前在背后对付我们的人。”最近的裴锦川很不好惹,tony小心翼翼地进了门,恭敬地站在裴锦川的面前,递给他一份资料。

????“他们就是靠这个叫做柏斯格的空壳公司在收集散股,公司的法人代表已经查证是一个假身份。”tony说着,又递给裴锦川几张照片,“总裁,您看这些照片。”

????裴锦川接过照片一看,微微有些惊讶,“叶婉柔”

????“没错,我查到叶婉柔最近都在和一个神秘人接触来往,此事很有可能是叶婉柔一手策划,照片上的这个男人,我从未见过,但一看面相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裴锦川靠着椅背想了想,轻哼一声,“恐怕叶婉柔这次是选错靠山了,到底是她利用那个人,还是那个人利用她tony,继续跟进”

????“是”tony转过身,往前走了两步,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总裁”

????“还有什么事”

????tony犹豫地开口,“总裁,天气越来越寒冷了,太太身子不好,您也该消气了,属下这就派人去把她找回来”

????“多管闲事”裴锦川狠狠地瞪了他一眼,“tony,你到底是我的人,还是秦汐的人”

????“太太很在乎您的,您失踪那几天,她都快要崩溃了,你们肯定是有什么误会,我只是不忍心看着你们好不容易才走到一起,却又这么匆忙地错过。”

????“她在乎我”裴锦川忽然大笑起来,“她不过是在乎我的身份,在乎我的钱罢了她确实快要崩溃了,眼看就要失去我这么个金主,她能不崩溃吗”

????“总裁”

????“好了,我不想再听到她的名字。”裴锦川狠狠地甩了甩手臂,“没事的话,你先出去吧。”

????tony微叹一口气,只能退出裴锦川的办公室。

????人在气头上的时候喜欢钻牛角尖,现在裴锦川还在气头上,估计讲道理也讲不通,还是等再过几天再说吧

????tony打心里就不相信秦汐会没有任何理由地离开。

????办公室的门再一次被推开,裴锦川烦躁地开口:“都说了不要再跟我提到那个女人的名字”

????“哦哪个女人”头顶传来的,却并不是熟悉的声音。

????裴锦川错愕地抬起头来,看着来人,“韩甄韩部长你到我这里来做什么”

????韩甄微微一笑,一点也不客气地在沙发上坐下,翘起一个二郎腿,修长有力的双腿,优雅的身姿,一点也不会让人觉得粗俗。

????“我来给你送一个消息,相信你会很感兴趣。”韩甄慢悠悠地开口。

????裴锦川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我不知道我们原来已经这么熟了,熟到你可以随便往我的办公室里面闯了。”

????“不要在意这种细节嘛”韩甄抱起了双臂,笑意盈盈地看着裴锦川,“我相信你听完这个消息之后,会十分感激我的。”

????裴锦川也被韩甄勾起了兴趣,放下手中的工作,挑眉看着他,“说说看。”

????“你知道沈静婉是个电脑高手吗”韩甄淡淡地问道。

????裴锦川微微皱眉,“沈静婉,那不是你的女人吗她的事,与我何干”

????“啧,你就是太没耐心了,听我说完嘛。因为沈静婉是个电脑高手,所以她可以随意入侵到别人的系统修改资料,而这两天我查出,她曾经修改过乐乐的出生资料”

????韩甄自嘲地冷笑一声,“我们都被那两个女人给骗了,乐乐根本就不是我的儿子,他的实际年龄,不是四岁零三个月,而是三岁零七个月。”

????“你的意思是”裴锦川心里咯噔一声,愣了两秒以后才反应过来韩甄话里的意思。

????三岁零七个月,算算时间,不正是

????“我还查到,沈静婉根本就没生过孩子,乐乐的原始资料里,母亲一栏的名字,写的是秦汐。”韩甄拍拍大腿站起来,“乐乐根本就不是我的儿子,他是你和秦汐的儿子”

????裴锦川抓着鼠标的手猛然用力,捏紧,瞳孔收缩,满脸的不可置信。

????然而,他却忽然想起与秦汐重逢后,她种种的异样。

????明明之前在威尼斯一直是她抱着乐乐,她却矢口否认乐乐的存在。

????明明家里的儿童房已经说明了一切,她却吞吞吐吐的告诉他,乐乐是沈静婉的孩子。

????那时候她的态度就有些心虚不对劲了,可笑他太过于相信她,不愿意去怀疑她。

????她说什么,他都愿意去相信,到头来,却还是被她骗了

????韩甄看着他继续说道:“不止这些,我曾经暗地里拿乐乐的血样验过dna,但还是让沈静婉那个狡猾的女人察觉了,她入侵了医院的系统,再一次修改了数据,这么长时间以来,她一直都在耍着我玩,要不是她走得匆忙,忘记清理电脑上的痕迹,我们可能到现在都被瞒在鼓里。”

????裴锦川张了张干涩的嘴唇,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就算乐乐不是你的儿子,他也不一定就是我儿子。”

????虽然心里已经猜到了一切,但要让他去接受早就被秦汐欺骗的这个事实,真的,太残忍了。

????“上次乐乐摔伤了,我偷偷存了他的血样,你若是不敢确定,我可以把这些血样提供给你,验个dna,也不过是几天的事情。”

????裴锦川垂着头,半晌没有说话。

????过了好久,他才又重新抬起头来,“你不会无缘无故来告诉我这些,韩部长,说说你的交换条件吧。”

????“裴总果然是聪明人”韩甄轻轻地拍掌,“只要你告诉我,沈静婉那个死女人到底躲到了哪里,乐乐的血样,就是你的了,你是生意人,应当知道,这笔生意十分划算。”

????裴锦川点点头,他就知道韩甄是为了沈静婉而来。

????沈静婉离开之前,最后见的人便是他和秦汐,上次韩甄找来,两人都没有说,他还以为韩甄已经放弃了。

????“我确实知道沈静婉去了哪里,但我答应过她不告诉你,韩部长莫不是想要我做那不信之人”裴锦川深深地皱起了眉头,藏在办公桌下的手微微颤抖,只有他自己才知道,此时的他,是何等的激动。

????韩甄带来的消息太让他震撼,如果乐乐真的是他的儿子

????“那么裴总是不想知道乐乐的真实身份了”韩甄的表情十分的轻松,看起来完全不像是有求于人的样子。

????他在赌,赌裴锦川不可能放过乐乐这个线索。

????“好吧,我明白了。”裴锦川撕下一条便条,在上面飞快地写下一串地址,递给韩甄,“这是你想要的,不知道我的东西,韩部长什么时候给我”

????韩甄接过纸条,拍了怕裴锦川的肩膀,“不用那么紧张,也不用担心我会骗你,我们现在怎么也算是盟友了吧”

????裴锦川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他和韩甄才不是盟友。

????韩甄一心想找回沈静婉,而他,却不想再去寻找秦汐了。

????他找了四年了,已经累了。

????韩甄拿到沈静婉的地址以后,倒也不耽搁时间,很快就离去,果然没过多久,就有一个自称韩甄部下的人,给裴锦川送了一样东西过来。

????裴锦川眸子一沉,用匕首在自己手指上划了一刀,收集到两滴血,一起拿给tony,“tony,这两样东西给我以最快的速度送到医院,记住,让他们用最快的速度给我一个答案。”

????tony疑惑地看了裴锦川一眼,但见他黑着一张脸,又不敢问他,只能亲自走了一趟医院,将东西送过去了。

????“秦医生,花花又发烧了,麻烦你快帮俺看看”

????一个满身是泥的中年妇女抱着一个小女孩从外面跑进来,满脸的焦急,那张老实巴交的脸上,刻满了风霜。

????秦汐抬起头来,“快把花花放下来,让我看看。”

????“好,好。”中年妇女对秦汐十分尊敬的样子,,将怀里的孩子放到旁边的小床上,有些局促地站在一边。

????秦汐动作娴熟地开始量体温,打点滴,直到摸着孩子的体温稍稍降下来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转头严肃地对那中年妇女道:“这里医疗设备不好,花花反复发烧肯定是有别的原因,要是有空的话,最好送她去县城的大医院瞧瞧,孩子还这么小,千万别耽误了病情。”

????中年妇女一脸为难地叹了一口气,“道理俺都懂,可是那大医院可是俺们这小老百姓进得的一伸手就要钱,没钱还不给治,俺哪来的那么多钱啊”

????秦汐听到这里,也是跟着叹了一口气。

????一个月前,她带着乐乐无意间到了这个小村庄,发现这里住了上百户人家,却连一个正规的医生都没有,村里人要是有个头疼脑热的,要么用乡下流传的土方子自己处理,要么,就只能长途颠簸去县城里面,十分可怜。

????她心里一动,就留了下来。

????虽然她的专业是妇科医生,但一些头疼脑热发烧感冒这种小问题还是能够处理的,只是这里条件太差了,交通也不方便,药品十分难得,工作开展起来并不顺利。

????幸运的是,乡下人淳朴好客,对他们娘俩十分友善,有什么好东西都会惦记着送他们送上一份,不过是短短一个月的相处而已,她就有些爱上这里了。

????知道村民们条件不好,每次给村民看病,能不收钱的,她便不收钱,村民们对她也好,家里老母鸡生个鸡蛋都惦记着给她送来,要是遇到有人家办喜事,杀了猪,知道她城里来的人吃不惯肥肉,也总会记得给她留几块瘦肉,田里的蔬菜更是可以随便摘。

????秦汐觉得,这个地方很适合她。

????也许人年纪稍微大点,有些经历过后,就会开始渴望平凡,不再羡慕和期待什么轰轰烈烈。

????她很喜欢这个小村子,风景好,宁静,节奏慢,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来洗涤心灵。

????“秦医生。”这时,另一个声音响起,接着一个人影掀开帘子走进来。

????秦汐回过神,笑着招呼,“是小雨啊,你是来换药的吧让我看看伤口长好没有”

????小雨是个有些腼腆的大男孩,因为高考失利家里又没条件让他复读,所以就留在了村子里,在村里的小学当老师,前些天为了救一个学生摔下山崖受了些伤,一直在秦汐这里上药。

????“秦医生,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伤口不疼了,您看看还需要上一次药吗”小雨红着脸,腼腆地问道。

????秦汐蹲下身将他伤口处的纱布撕开,看了看,“确实恢复得不错,但为了以防感染,还是再上一次药吧。”

????说着,秦汐手上的动作不停,熟练地开始用双氧水给伤口消毒,抹药,一气呵成。

????“对了,秦医生,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小雨突然涨着脸开口。

????秦汐下意识地抬头看他,“什么好消息”

????小雨一接触到秦汐的眼神就害羞得撇过了头,然后又兴奋地说道:“刚刚校长说了,有个大老板得知我们这里的贫困情况,已经确定要捐钱给我们建希望小学了呢,这样孩子们就能得到更好的学习环境了”

????秦汐也跟着开心的笑了起来,“这确实是个好消息呢,应该告诉乡亲们,让大家都高兴高兴。”

????“村长说晚上会开会说的啦,而且听说那个大老板过几天就会来我们这里视察,乡亲们一定要好好招待他才行,自己赚了钱,还不忘回馈社会的人,才是真正只得钦佩的人,以后要是我有出息了,也不会忘记为家乡的人谋福利的”

????秦汐听着小雨天真,却真挚的言论,摇头失笑。

????倒不是她看不上小雨,觉得他不可能有成功的一天,只是当你真正站上高位的时候,不忘初心的,又有几个呢

????“好了,包好了,这是最后一次药,两天以后自己拆下来就行了。”秦汐站起来,一边说着,一边到旁边水盆边洗手。

????小雨看着秦汐优雅流畅的动作,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更红了。

????“谢,谢谢秦医生,那我先回去了,记得晚上村里开大会,你也要来参加的,别迟到了。”

????秦汐点头答应,小雨像是后面有鬼在追一般,蹭的一下就跑掉了。

????看着小雨一眨眼就消失的背影,秦汐纳闷地皱了皱眉,随即又释然地一笑。

????简单地弄了点晚饭吃,吃完饭以后就带着乐乐去大坝上开会

????村子里的人就是这点让秦汐有些无语,每次村长有什么事要讲,都要把每个人叫到大坝上,围成一圈,等人到齐了,才开始讲事。

????像她这种“外来人口”居然也被要求出席

????坝子上已经坐了很多人了,秦汐将自带的小板凳放下来,抱着乐乐坐下。

????村长这次说的,果然是有人资助投建希望小学的事,反正就是把对方吹得天花乱坠的,一阵感恩戴德之后,又说那个好心人几天以后会来村子里实地考察,需要几个机灵好看点的,去集市上迎接。

????“咱们村长得最标致的就是秦医生和小雨了,又都读过书,我决定就让秦汐和小雨,再加上一个小月,你们三个人去迎接好心人吧。”村长考虑了一会儿之后,从兜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照片,递到秦汐的手里,“这是那个好心人的照片,秦医生,这件事就拜托给你了啊。”

????秦汐下意识地点头答应以后,就着月色低头扫了一眼手中的照片,然后惊讶得差点把照片给扔出去

????怎么会是他